黑Sè.葬礼ポ

逆风

小C——被太阳晒成咸鱼:

*与原著的故事有偏差

*招式有参考

*职业水吹。✧⁺⸜(●˙▾˙●)⸝⁺✧ 


1.

阴冷的洞穴里,冰凉的水滴垂在钟乳石上,似乎要在下一秒就要被冰冻。这可不是一个火系忍者该待的地方。

“想清楚了吗?”脸部插满柳钉的男人低沉道,声音在洞穴里有个小小的回音,想要贯穿整个灵魂般,回荡回来同这洞穴一般的阴冷。

火系忍者沉默着,他不畏惧这一点点的寒冷。

“那......”他缓慢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做邀请的模样,“让我来看看你的决心。”

“很难吗,”火系忍者终于开口,尾音显得轻佻,他摘下带有木叶的护额,伸出食指,火苗立刻窜上指尖,在护额上面轻轻一划,铁块被灼烧,整个护额不再光鲜亮丽,倒显的狰狞不堪。他轻笑着,似乎很享受这一过程。

“很好......”他的眉头向下压了压,一名蓝发的女子向火系忍者带来了一套黑底红祥云的衣服,只是领口处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而且整件袍子也没有扣子之类的东西,就像一件风衣。火系忍者卸下在背后的短刀,单手拿过袍子一把披了上来,顿时墙壁上的火苗一簇簇点亮,在绝望的舞动着,仿佛在迎接着什么,火光充斥着蓝色调的洞穴,使其变成昏暗的黄色调。三个人的影子映在墙壁上,张牙舞爪。袍子在披上火系忍者身上的瞬间,狂热的火图案开始从下摆疯狂蔓延,待袍子因重心落下后一切都停止了,攒动的火苗不再躁动,归于平静,然后被阴冷的风吹灭;衣服下摆的火图案也已经定型。他扬起尖削的下巴,诱人的喉结、脖颈的筋骨、优美的锁骨全都不加掩饰显现出来,嘴角张开狡猾的角度,微微眯着的眼睛早已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闪烁着渗人的红光。“我 来 了 。”他一字一顿的说着,好像在对世界宣告,对一切’黑暗‘进行审判。

“欢迎你,“ 那个男人似乎有着不可抑郁的兴奋,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宇智波止水。”

他用他最后余下的温柔,拽了拽领口——晓的衣服总是很合身,轻声道:“鼬可以回去了吗。”

“在你踏足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还他自由了。”

“你就不怕我临时变卦?”止水斜着眼看着这个不正常的男人。

“我相信你不会,”死板的面部终于忍不住崩开,“因为我在你眼中看到的,可不只有他,”那个男人紫色的瞳孔发出危险的光芒,“还有无穷无尽的,自由的野心。”

阴影笼罩着止水的半只眼睛,红光在黑暗里似乎成了最妖艳的红玫瑰,像在滴着血,美丽,而又致命。最后的一丝温柔已经用尽,他负上短刀,朝向洞穴的出口,狂妄的说:“嘿!老兄,普通的劫持什么的无聊透顶了,”

“佩恩,或,叫我天道。”他的手心忽然多出一枚带有“离”字的戒指,在粒粒水珠的映衬下熠熠着银光,投下一处小小的光斑。“我不介意你给我些充满惊喜的礼物,毕竟你可是用你自己赎回了宇智波鼬,我要看这个选择会不会让我亏损。”

止水嘴角裂开不可思议的弧度,转过身走向佩恩,应该说他的老大,抬手拿过戒指,又向出口处走去。他把戒指向空中抛了一下,戒指的边缘爬上火状的藤蔓,就想他一样张狂,然后稳稳当当环住手指,“不如,抓一只八尾来开个Party?”他捏捏手心,戒指在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上紧紧咬着,适应了一会儿戒指,止水身体渐渐变成一群嗡叫的蝙蝠,化作幻影消失了。

“冻住一切的熊熊烈火,”

“他会是个绝佳的选择的。”



2.


雷之国是个挺不错的地方,一群乌鸦落在云雷峡的顶峰,周围环绕着棉花一样的白云,他单腿悬空,另一条腿蜷缩着,手支着脸颊,静静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白云,群山,大海,贯耳的雷鸣,这似乎就组成了云雷峡。止水在顺利打了第6个哈欠后决定不再等了,他站起身子,腿部有点麻意,不过没关系,不碍事。他扔了一个苦无,苦无在云层里穿梭,锋刃渐渐燃上一星半点的火花,然后擦出一团火焰,直插在城堡大门口前的土地上,耀眼的火光招惹来了看门的守卫,止水在顶峰打了一个响指,苦无随即爆炸,守卫就这样被炸的尸骨无存。

城堡里开始有了骚动,止水很快锁定了目标——戴墨镜,七把刀,古铜皮肤,淡黄发色,牛角刺青,爱说唱,这些是他在木叶时看到的资料上显示的特征,这么明显,就他没跑了。止水从顶峰上跃下来,迅速拔出短刀,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止水俯冲到八尾人柱力跟前,抬手向他劈去,八尾人柱力也不是泛泛之辈,他敏锐的感觉到止水的存在,并不知何时拔了三把刀格挡住止水的突袭。奇拉比脚边的土地像蜘蛛网一样开始崩裂,并下陷。止水收回短刀狠狠插入地下,趁机用脚踢两下奇拉比,奇拉比退后了几步,而止水的攻势还没有结束,脚刚着地就把短刀拔起,蹬着地面一个冲击到奇拉比面前,日晕舞,狂风剑不断交替使用,鲜红色的晓袍在随着短刀狂舞着。

周围的群众惊慌失措,云雷峡的上空尖叫声此起彼伏。

对于以剑术与体术著称的雷之国,奇拉比自然还是可以接上止水的这些招式。止水开启写轮眼,强化了火遁,使用了剑跃炎,形成了火之刀刃的攻击,带有一定量的风属性,不断的连击使奇拉比又陡然处于下风,两把刀因为格挡直接断掉了。

“你个笨蛋,你个混蛋。”奇拉比还是在说唱着,一不小心被止水打在岩石上,灰尘顿时弥漫在空中,短刀在止水手里旋了一圈,止水立刻转攻为守,奇拉比借助小小的烟雾,腾身而跃,在空中翻滚着,就像一个带着尖刺儿的河豚。“雷犂热刀”这时才展示出奇拉比真正的实力,他手脚并用,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可以操纵刀,一路紧咬着止水不放,一时间刀光剑影。“飞舞,化蝶飞,化蜂刺”奇拉比的攻势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敏捷,止水的脸上多了一道被剑划破的伤痕,不过是轻伤。

止水向他展示一个邪魅的笑:“伙计,这样会弄脏我的晓袍的,我还挺钟意它的。“止水迅速结印发动了豪龙火之术,一条盘旋的炎龙在极短的距离内成功命中了奇拉比,发动招式时止水向后一跃,瞬间绿色的须佐开启炸开了碍眼的小山,腾出一块可以施展的空地。奇拉比很快站直身子,进入了尾兽化的状态。须佐继续变化着,直到完全体时才停止,“神之力,见之难逃一死。”

最后当然是止水胜利了,挂了点小彩,脸上这个剑伤恐怕要落疤。奇拉比试图用一条残破的尾巴远遁,不过被止水发现,开始万花筒写轮眼,使用了光芒,彻底收了八尾。

止水散去须佐,呼了一口气,“真是浑身解数都快用尽了。”拍了拍晓袍,收回短刀,回基地。



3.


“不用组队?”小南有些惊讶,止水用八尾人柱力回答了这个问题。

“挺刺激的,“止水躺到带靠背的椅子上,”玩儿命,俩人的话就有点多余了,当然,除非是鼬做搭档,不过没可能了。“

“那下一步你要干什么。八尾已经到手了,我猜剩下的你不会太感兴趣。”佩恩坐在止水的对面。

“毁掉木叶呗。”然后跟鼬一起生活,随便什么都好。

“九尾?”

“你怎么理解都可以。”

“至少我们目的相同。”

“根本目的不同。”

“哼。”

佩恩冷哼一声后这个会议就算结束了,木叶,吃枣药丸。



——————————-

*“离”在八卦中代表“火”

*对止水的滤镜有点厚,不过我乐意,哼哼(〃'▽'〃)

*就是想写写晓水,阿水穿晓袍的时候帅裂我,我不管,火遁就该用的帅气一点(*/ω\*)

*一起分享晓水 @M.Capricorn 。◕ᴗ◕。





小C——被太阳晒成咸鱼:

1.

“这算什么?”几乎整个身子都缠着绷带的带土,刚从硬硬的石床上滚下来,睁眼就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一只旗木卡卡西就蹲在那里翻着死鱼眼看着自己,满脸的嫌弃。他愣怔了一会儿,手伸向他:“卡卡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手自然的搭在卡卡西肩上,但是他尚未长成的右手穿过卡卡西的身体软绵绵的打在墙壁上,白色的液体慢慢垂到地面上,粘稠不堪。

“别浪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高大的石椅上颤颤巍巍走下来,像在风中的芦苇,可能随时都会被折断。他走到带土的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带着沙哑的嗓音,“这可是上好的药物。”说着他把这些粘稠到令人呕吐的东西,用微薄的查克拉重新敷到带土的皮包骨的胳膊上。完成之后又慢腾腾地走回去,他每开始迈一步带土就提着心吊着胆,生怕他摔跤。老人艰难回到石椅上,轻轻盍上眼。

“你没有发现这里多了一个人吗。”老人曾经跟带土说过他是游走于生死间的死神,怎么会看不到这个该死的小白毛。

“恩?”老人依旧闭着眼,看样子光是走几步就已经废了他大半的精力。疲惫挂在脸上,皱纹又加深了。平稳的呼吸告诉带土他已经睡着了。

带土看向卡卡西,还是暗部的装束,没有写轮眼。“嘁,赝品。”随即在带土放松的时候卡卡西一拳砸在带土的脸上,留下一个青紫青紫的伤痕,带土反应了好半天,左手颤抖指着卡卡西语无伦次道:“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可以打到我??为啥啊啊!!这不公平!”眼看卡卡西做好架势又要轮一圈过来,带土狠狠闭着眼睛,等来是轻柔的抚摸。卡卡西手掌托着带土的脸,大拇指轻轻的揉着。”疼吗。“还是那个卡卡西的声音,包裹着面罩,让他本该清脆的嗓音变得沙哑不堪。

“疼。”本来带土想冲着卡卡西大吼,他正面对上卡卡西眼睛的时候,里面似乎很浑浊,又他看不清的东西。但是里面清清楚楚倒映的是自己的身影,没有一丝的怜悯和厌恶。这么一看,卡卡西的眼睛似乎又很澄明清澈,像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东西不就是虚假的么。带土尝试触碰卡卡西,还是失败了。明明他的呼吸,动作,就连物理伤害自己都可以感觉的到,偏偏自己对他什么都不能做,做了也没什么效果。

作为死冤家,这对于我有点太不公平了。带土在心里想着。

“好了,我不疼了,”带土等卡卡西慢吞吞放下手后重新回到石床上补上一觉,虽然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但是他得生物钟告诉他,现在是睡眠时间。

带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肚子上,“该不会是鬼压床吧,死神不就在那里吗.....不怕不怕,别睁开眼就行......据说有效?”带土像是忽然察觉到什么,坐起身子看见卡卡西就枕在自己肚子上,还翻着死鱼眼:“喂,这么大了你还怕鬼?”

“那你干嘛要枕我身上,反正石床这么大,也不是不够睡啊。”

“再啰嗦杀了你。”

带土乖乖闭上嘴巴,撇撇嘴表示不高兴。

“幼稚。”

带土用手假装捏了捏卡卡西的脸,虽然没效果。卡卡西显然更不高兴了,也坐起身子用手捏着带头的脸往两遍扯,有些得意地说:“你是想这样吗。”

2.

带土最终妥协了,卡卡西枕在他肚子上,他翻了几个身,差点就整个人躺在带土身上,带土被卡卡西折腾的半宿都睡不着。

“你到底要干嘛,翻来翻去的。”

“石床太硬,睡不习惯。”

“为什么你还需要睡眠?”

“我怎么就不能睡眠了。”

“行了行了,你别乱翻了,趴我身上吧。”卡卡西体重要比带土轻得多,由于他俩体型差不多,卡卡西就不得不蜷起身子,虽然有点难受,但总比睡石床上要舒服的多。

卡卡西的头发抵在带土的下巴上,引起一阵瘙痒。

“你平常都睡在这种地方?”卡卡西说起话来带土胸口随着卡卡西声带的运动振动。

“不然呢。”带土语气有点困乏了,尾音渐渐淡化。带土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道后来卡卡西问了什么,似乎问的问题还挺多的。

第二天自然醒来发现卡卡西睡在自己的身侧,在石床的另一边。皱着眉,许是昨晚没睡好。带土蹑手蹑脚下了床,以防吵醒他。去一个类似蛹的房间(洞穴)里用地下水进行了洗漱,然后独自沿着墙壁习惯新的身体,做着复苏的运动。趁着这个寂静的时间,带土出了神,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老爷爷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老爷爷不是说他很厉害吗,整天给我讲年轻时多么多么叱咤风云,就一人压得住他。说来也奇怪,我碰不到他,但是他可以碰到我。想到这里带土鼓了鼓包子嘴,以后卡卡西想怎么捉弄他都可以,但偏偏自己还还不了手。

卡卡西打着哈欠顶着黑眼圈凝视着空气,应该在意怔*着。“带土过来。”卡卡西恶狠狠的看向带土,带土背后起了一身冷汗,这小白毛又要干嘛。带土跌跌撞撞也总算是走了过来。“转过身去。”带土就照着他说了做。“坐这里。”然后卡卡西就在按他的背后,很有力道很舒服。

“你这是干嘛。”

“我就不信你睡这里这么久腰不酸背不痛的。”

“大概,习惯了吧。刚开始确实有点不适应。”说完低声像个傻子一样地嘿嘿笑。

“......“卡卡西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捶背揉肩,样样都做的很出色。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按摩的。”

“......你不知道的多去了。“卡卡西狠狠地加大了力度。

“喂!你不能这么对待老弱病残的!”

卡卡西罢工第一件事就是捂着肚子说:“我饿了。”

带土拿过白色的粘稠液体摆到卡卡西面前,“这是目前最有营养的东西......”卡卡西一脸嫌弃加不可思议。

“你说你,怎么还需要吃东西啊,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幽灵,幽灵知道吗,不吃不喝的那种,那像你这样,吃饭睡觉样样都要。”带土带卡卡西去了地下洞穴,让他喝了水充饥。

“亏你还能生活下去。”

“我想早点康复,快点回到地面,然后大声向他们宣布木叶的火影回来了,还有,“带土神采奕奕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有就是可以快点见到水门老师,琳,和......”

卡卡西甩了甩手上的水,“怎么,不敢叫我名字?”

“谁说不敢了,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西。”


3.

带土扑腾一声从石床上坐起来,老人就在床沿用大镰刀支着身体看着带土,还有两只长得滑稽的白绝,都看着带土。

“你刚刚在叫那个暗部小子的名字,做什么噩梦了?”

“没,什么都没,加大训练力度吧,我想快点回到地面。“


——————END




===========================

*“意怔”,在我们这里就是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那个状态。

*题目“怡”代表美梦。

    

荒诞

小C——被太阳晒成咸鱼:

*私设:团藏年龄有改动;晓众算是木叶一边的。(晓众算背景,其实也就提了一下组织名儿。)

*警察制度我瞎说的,百度半天看不懂,反正警视监就是比牛逼低了一个档次就是了。

*有点OOC

*食用快乐



1.

他被冠上谋杀自己亲弟弟的罪名。警官左手拿着一个小本子,右手把圆珠笔笔头按的咔咔作响,腰间别着一把警棍,他的右眼缠着可笑的绷带,连及额头也被裹上一圈。他的审讯时间枯燥又无聊,此时此刻数着时间流逝的几分几秒都要比怎么解开手上的废铁块有趣的多。

“你别嚣张。”鼬也不是不认识他,团藏,木叶警察局里就他水深,虽然就比自己稍微大了那么几岁,但是好歹也是混木叶高层的。看着鼬回答自己问题时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终于维持不了大众眼中的老好先生模样,把领带胡乱松松,圆珠笔被狠狠摔在铁桌上,部件崩出然后粉碎。面对圆珠笔突然发出巨响,鼬连睫毛都没颤一下。

“你能从‘晓’里出来真是个意外,‘晓’本来就是关押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恶棍,你能从里面出来简直就是个奇迹,但是,到了本部就不一样了,”团藏狰狞着面孔,绷带险些裂开,鼬倒是好像不是在说自己似的,脸撇向一边看着一扇小小的窗户,屋内的阴暗与那一扇小小的窗户形成鲜明对比,那里有看上去暖暖的阳光,有郁郁葱葱的树冠,估计在过几年树枝就会伸进窗户。隐隐约约还看到一只黑色的昆虫和一只白色的昆虫,大概是蝴蝶吧,鼬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说了,你别得意。”团藏‘bong’一声拍案而起,伸出手想揪住鼬的头发,不料被鼬抓住手腕狠狠地向后扭,临近骨折的痛感让团藏失声大叫起来,一时间有点重力失衡,用另一只手撑着桌子,忍了一会儿把手偷偷向口袋摸去,鼬用力把团藏的手向前拽,起身贴着桌子翻了一个滚单膝跪在桌子上用铐链栓着团藏的脖子。从团藏太阳穴暴起的青筋就可以知晓鼬究竟多么压制他了。

“你这个.....疯子。”团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鼬不轻不重栓着他的脖子,让他痛苦,又不会让他昏迷。

“曾经名震四方的警官,”鼬瞥了一眼团藏警服的臂章,“竟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没想到吧宇智波鼬!”鼬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轻叹还是深呼吸。

“而且.....“团藏用手挣扎着铐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然后大笑着一副怜悯的样子:”还被冠上弑弟的罪名,哈哈哈“鼬愣怔了,铐链松动了一下,团藏趁机拉开铐链,脖子从铐链的圈内脱离,本以为可以继续压制住鼬,谁知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撬开了手铐,反身嵌住团藏,试图把团藏向下压,团藏的下巴磕在桌子上,磕掉了两颗好牙。“咔嚓——”手铐一端扣住了桌腿,鼬坐在团藏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咔嚓——”手铐另一端扣在了团藏的手腕。

铁门发出难听的金属声,让鼬心里发麻,随即传开一阵鼓掌声:”好了,你的表演很精彩,但是该谢幕了。“一群人鱼贯而入,在鼬周围围成一个圈,手里都拿着武器,枪口对准鼬的脑袋。

“我叫宇智波止水。”

2.

鼬被逼着,也不能说是逼了,因为那群拿着机械的人被干掉了,在那位新来的警官面前。他倒是袖手旁观着,没有出手,等鼬处理好,用衣服擦擦眼角的血,那位新警官才动了动身子

“走吧,跟我去别的审讯室。”

“你不管?”

“算.....正当防卫吧,毕竟团藏先的。”

3.

“光线不错,不像审讯一个重犯的地方。”

“我比较喜欢亮堂堂的屋子。”里面有一些绿色的盆植,和几朵浅色的花,看上去惬意的多。

“一把椅子?”鼬挑了挑眉。

“尊重‘犯人’。”

“这算什么。”鼬噗嗤笑了,“我现在对你充满了兴趣。”

“我刚刚就对你产生兴趣了。”

鼬坐在椅子上,头发经过刚刚的搏斗湿透了,他时不时撩拨着散落的长发。

“我没有皮筋,只有一根比较细的绳子,不介意的话我来给你绑吧。”

“不要太丑。”

止水听之后用食指在戳了一下鼬的脑瓜子,明明很轻的力道,鼬还是装模作样地把头歪向一边,“嘶——疼!”

“疼你个鬼。”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鼬不停的抱怨止水扎头发时拽的疼,然后自顾自小声不停的碎碎念,止水也只当充耳不闻。

“来几天了?”

“两天。”

“这么快就到警视监了,有内幕?”

“喂喂,我才是审问的那个......”

然后又是一阵寂静。

“我讨厌团藏。”

“英雄所见略同。”

他俩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是,你扎个头发磨叽什么呢。”

“爱不释手。”

“走开。”

于是终于到了宇智波止水警视监

“你杀了你亲弟弟了吗?”

“我没有杀害我弟弟。”

“我信了。”

“就这样?”

“就这样。”

“你会被炒鱿鱼的。”

“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没必要撒谎。”

“你很有吸引力“

“是吗,我也这么认为。”

“......”

5.

鼬又回到了那个监狱里,甚至连衣服都没换,黑白条交配的连衣服上仍然沾着血迹。这里没有小窗子,整个房间都昏暗无比,没有生命体。他缩在墙角,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想很多事情的样子。鼬待在监狱里的录像类似默声电影,而且是很枯燥的默声电影。这是止水在监控室里什么事儿没干就看着监控画面得出的结论。

“这人有病吧。”同止水一起的老警官似乎并没有他那么有耐心。监控里的鼬开始走动了,走向摄像头,然后默默的朝监控伸了一个中指。

“我靠,他是神啊,居然能听见我说话?”

“大概吧”止水翘起二郎腿,手指在桌面上运动。

“......”老警官拿起茶杯,边喝水边走了。

与此同时调查部那边派人来送了一些资料给止水,止水看了关键词儿后用手指弹着资料纸:“瞧瞧,我就是我认人很准。”

6.

光亮自己走进了监狱里,打开了鼬这扇门。

“嘿,伙计,你可以走了。”止水靠在监狱的铁门边儿,用手指转着钥匙环。

鼬就好像出了普通的门一样,不像其它犯人,只要踏出这个门就欣喜若狂。

“你不问问是谁?”

“我心里清楚。”

“这是我的审问你做的笔记,赏个光看一下呗。”止水用手心握住转过来的钥匙,拿出一个笔记本。

鼬停了下来,拿过本子,里面显然是夹着什么东西,鼬抬眼看了一下止水,直接翻开有缝隙的那一页。

4.










TT......